首页 杂七杂八内容详情

壳(记叙写实派毒鸡汤第二篇) 作者:行久白木

2020-06-12 375 消失的彩虹海

一只妖精飞过来,在城南的鼻子前开始跳舞。
啪!
妖精被吓得飞走了,留下城南一个人在黑暗里循着声音追寻她离去的踪迹。
两个小时前,城南的爱情刚刚被这只妖精带走。但他顾不得去追回来,或者说,他已经不想追回来了。
两个小时后,我接到这个深井冰的电话。劈头盖脸第一句就是:
你说,是不是有了一套房子之后才有资格爱别人。
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。妈妈桑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发生在了他身上而且还是第二次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。我只能回他一句,睡吧,睡醒会好一点,你只是个孩子。
曾经少年时,他是个走路带风而且是咸味风的体育生,我是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。每天我会早到校半个小时温习功课,而他也会早到校半个小时躺在讲台上听歌,偶尔像看一个傻逼看着我。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人就这么诡异地成为了朋友。被人欺负他替我出头,考试我顶风作案给他纸条。放学一起去对面小店吃一碗3元钱的砂锅,顿时觉得一天的不开心烟消云散。
他笑着搂着我:你要是女的,我一定娶你。
我说:QNMLGB。
他和馨悦在一起的第一天,开心的像个孩子。虽然他是个孩子,但他不是个孩子。
鞍前马后,端茶递水,晚上去酒吧打工——只为了送她一双白色球鞋。五百块,对于当时的他和我都是属于展柜里的东西从来没有想过去拥有它。看着这样的城南,我一度认为那个女孩很幸福。
直到有一天,我发现城南没有来上课,但是我发现馨悦脱下了那双白色球鞋——换了一双粉色的,对面体育用品店的,标价两千块。
中午放学我去他家找他。他家要穿过一个菜市场,门口就是杀鱼的,满地的泥泞和血腥。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城南的情侣鞋每天都会很干净。
这个狗b躺在床上抽烟。我说你tm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,听说你病了,过来看看你死了没。
他说:今天学会的。
我叹了口气。一个百米最好成绩11秒50的15岁孩子,很有可能就因为一双球鞋从此毁了自己。我走过去从他嘴里把烟取出来,塞进自己嘴里:别碰这个,不好。
我看你抽好像很爽的样子。这玩意太苦太呛了,你怎么抽进去的?
苦?呛?比起其他来,这个不错了。怎么回事?


我听了两个小时的故事。他问我:我错在哪里?
我说,睡吧,睡醒会好一点,你只是个孩子。
他说,你放屁。

时隔十六年的凌晨三点,我又听到了那句:你放屁。我怼他:狗b是不是又买了一包烟躺床上挺尸呢?
他干笑两声,挂了电话。
这是2018年的一个夏天,一个妖精乱舞的夜晚。

这两年来,城南已经变得完全不同。如同一个被家暴的孩子,在绝望中选择自闭。我曾试着开导他:人生就像是被强X,你抵抗不了命运你就得学会享受学会舒服。
他说:QNMLGB。我过得挺好,无欲无求,逍遥自在。
他现在就像是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妖精,流连过不知道多少人家的卧室,每当太阳升起之时就毅然决然地要离开。
他说他害怕。害怕留下来就是 啪!
一个男人受伤了不会哭泣,不会求安慰,不会一直闷闷不乐。但是他总会在日后的某一个不经意时刻,崩溃决堤。
他终于选择给自己筑一个壳。将所有往事一针一线织进壳中,再缩进这个壳里任凭外面狂风暴雨。
低欲,无求,平淡,洒脱,一度让人莫名其妙地羡慕。
那天听到一首歌,给他分享过去并留了一句话:
城南花已开,不出去走走?
半小时后来了电话:
走,开我的车。你在哪我去接你。
嗯,我在你家楼下买鱼,路上烤啊。

半小时后,我看见他穿着一双刷的雪白的白色球鞋向我走了过来。我说,你这个岁数穿个白鞋骚情什么呢,又不是个孩子。走近了才看清,我突然哑口失言。一双18年前的绝版鞋,我们都很熟悉的款式。他笑笑:
我是个孩子啊。

171141-1575709901e5e0.jpg

 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